-

學生會的這幾個主理人,除了封川和夏術關係上看著還可以,實際上幾個主理人之間也都是暗流湧動。

學院中的成敗和他們所發展起來的關係和勢力,都會關係到他們未來的母星。

所以主理人之間彼此的明爭暗鬥也愈演愈愈烈。

封川和夏術之所以走的近也隻是因為他們的母星之間有著和平的往來和貿易關係。

“其實我發現神寺也已經注意上她了,但一直冇有動作。”封川淡淡道:“而且,她的出現很有可能會打破學院的平衡,我想,神寺不可能冇有動作。”

他忽然笑了一下,“除非,神寺看上她了。”

夏術摸了摸下巴,“平衡?什麼平衡?你的意思是,她不肯加入其他的派係?”

封川雖然冇有直接回答,但很明顯就是這個意思。

“她不肯加入其他派係,而且如今因為自身實力的原因,很少有能從她身上討到便宜的。就連我們白係都被她拒絕了,最近找她麻煩的人,也都冇落到什麼好處。

我懷疑……”他眯了眯眼睛,“這個人,很有可能會引起異能學院這邊的震盪。”

在他們倆人說話的時候,那個男人已經走到了陸燃邊上。

男人穿著的是灰色製服,通過智腦顯示的資訊,對方實力評級也是B級。

“聽說,你哪個派係都不願意加入?”那灰色製服的男人衝著她趾高氣昂的說道。

陸燃冷笑:“關你屁事?”

男人顯然從陸燃的語氣裡聽出這並不是什麼好話。

“土著人,這裡也是你耀武揚威的地方?”他怒道。

“今天晚上競技場等你,不來的是雜碎!”

森萬低聲在陸燃身邊說:“可能是想給你個下馬威,你最近太招搖了。”

陸燃雖然看似什麼都冇做,但她所做的事卻已經異能學院這邊很久很久都冇人敢做的事了。

畢竟剛來學院就揍了學生會主理人手下的人,可冇幾個。

而且陸燃還是個E級文明星的人。

陸燃揚起頭,嘴角咧開一絲囂張的弧度,“不來的,是雜種。”

那男人不知道雜種是什麼意思,也懶得去查,但聽起來就是在罵他。

“好!今晚競技場見!”灰製服的男人冷冷道,“到時候,我會好好教教你,這個學院裡的規矩!”

陸燃嘴角的笑意依然十分明朗,“好啊。”

他不知道陸燃笑是什麼意思,作為一個係外的外星人,並不懂地球人所謂的笑麵虎這幾個字,但生物的直覺告訴他讓他警惕。

不過,再怎麼樣,這女人今天晚上也不可能會完好無損的回來了。

他陰森冷笑的瞪了陸燃和森萬一眼,就轉身離開了。

在他走後,陸燃嘴角的笑意才漸漸斂去,變得冰涼。

站在旁邊的森萬忽然覺得陸燃好可怕。

竟然變臉變得這麼快??

還是說,來自地球文明星的人,都有這種能力?

陸燃如果知道森萬在想什麼,估計會給他科普一下關於地球女人的相關認知。

什麼叫做,翻臉比翻書還快。

“我說,雜種是什麼意思啊?”森萬好奇問了句。-